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0|回复: 0

我经历的1969年 北上跨区战备移防

[复制链接]

171

主题

178

帖子

83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36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7-7-10 10:5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经历的1969年
北上跨区战备移防
作者:张战平

   
    1969年秋、冬季节,由于对防止前苏联大规模入侵我国的战备局势需要,全军有许多部队都进行了跨区战备移防其中有些部队由南向北跨区机动。如28军从福建移防山西;27军从江苏移防河北张家口,部分部队进驻内蒙古并受北京军区“前指”指挥,1年以后才后撤至石家庄、邢台、邯郸一线;47军从湖南移防到西安等。有些部队由东向西跨区机动,如21军从西安移防到宝鸡等。有些部队在本军区内移防,如69军从山西太原移防大同,63军从河北石家庄移防山西太原等。其机动方式主要是铁路输送。
    当时,我团(南京军区坦克9师35团)驻安徽滁县,紧靠南京。由于装备适合北方作战的T-34中型坦克、CY-76自行火炮,当南京军区27军转隶北京军区时,该军所属坦克第10师理应随之移防,却因全是62式轻型坦克、63式水陆坦克不适合北方作战而换为坦克9师随27军北上。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也随团亲身参加了这次规模庞大的北上跨区战备移防行动。

1.跨区战备移防始于“一号命令”

    1969年10月下旬,我从南京军区坦克乘员第3教导团学兵4连毕业分到安徽滁县的坦克9师35团(1976年转隶28军,成为28军坦克团)。分配前接到“一号命令”,紧急疏散在营区周边约7平方千米的驾驶场旷野中隐蔽,几天后就在野外情况下开始毕业分配工作。宣布分配名单后,在野外就打起背包蹬车出发,几个小时就到了安徽滁县坦克第35团驻地南营房。
    分到战斗部队是每个教导团学兵的迫切期盼,但在1969年的“毕业季”,全然没有往届学兵毕业时的欢庆场面,没有毕业庆典,没有毕业合影,没有欢送晚宴会餐,在“一号命令”的紧张气氛中只有自己默默的期盼、憧憬,希望尽快到达战斗部队,分给我1辆真正的坦克可以去战斗。

2.毕业分配到部队就赶上战备移防

    由于在坦克教导团学习的是CY-76自行火炮,就被分到3营,该营是CY-76自行火炮营。后来被分到7连3排,在排长车当超编驾驶员,驾驶员是个1968年入伍的安徽凤台籍兵。
    分到坦克35团时,该团也因“一号命令”在野外疏散,不久就接到命令紧急回营,紧急召回在外“支左”的干部、战士,紧急准备战备移防。
    战备移防的准备阶段,营房里一片忙碌。团长家属带领家属队到各连给战士们洗被褥,小储蓄所加班给各人办理取款业务,师团各级不断下发平时舍不得下发的好东西,各连杀猪声此起彼伏,改善伙食空前绝后。我也受到感染,心中有一种莫名兴奋,像嗅到血腥的斗士,盼望着上战场建功立业,不仅剃了光头,还把从2月份当兵开始积攒的津贴费全都从银行里取出,在服务社里挑吃饼干、罐头、白糖、奶粉,过了几天好日子,还储备了几块巧克力以备不时之需。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部队“支左”多年,坦克、自行火炮也多年不用。但是一旦有事,启封战备车发动机,检修故障车辆,加满油、装满弹。还增加了用炮口帽盛装的麻饼作为战备干粮,每辆坦克配备小煤油炉、班用菜盆作为战备炊具。个人还要寄回家多余物品,剃光头,真是忙得不亦乐乎。
    经过短时间准备,全部坦克、自行火炮都能拉得出、开得动,在秋雨淅沥的季节,全团分5个专列每隔4小时发1列,一下子全部走人,没有落下1辆坦克、1辆车、1个人,可见坦克技术状态十分好,人员军事素质十分高。多年以后也经历过1971年一级战备、1976年一级战备,不能不说还是1969年时的战备基础好啊!
    那时,大家都知道北上是准备打仗的,但没有1个人退缩。记得部队临要装车的前一天,接防的兄弟部队来了,是坦克10师的1个团,一水的新式国产62坦克,几个教导团同学见到我们,炫耀地邀请我们参观新坦克,我们则炫耀地说马上要去打仗了!没有一丝恐惧,更多的是自豪!
    多年以后,在参加战友父亲百年诞辰纪念会,战友发言中说,1969年北上移防前在安徽三界地区(现南京军区训练基地)执行“一号命令”紧急疏散,在野外疏散地保养坦克时连长叫他去团指挥所,他跑步到团指挥车掩体处却意外见到他爸爸,老人只问他准备得怎么样了?他说准备好了。老人说,你妈妈给你件毛衣带上,北方天气冷。那时他想,滁县在南京以北不远,不冷啊。后来想那时老人已知儿子的部队要北上,但保密不说。团里的军队子弟很多,军区首长、军区机关领导、各省军区首长、各军首长的子弟也很多,没有一人调离我团,全都随团北上。可见,军人后代当兵不是找出路是干革命,从来不拍打仗,甚至在准备北上的过程中反而都很兴奋,都认为有了建功立业的机会,都摩拳擦掌要一试身手。后来,团里的这些军人后代大多成长为各级军、政、后、技各方面的骨干。

3.战备移防口号是“四保卫”

    1969年正值文革期间,什么都有浓烈的政治色彩。南京军区拿出27军北上转隶北京军区,说起来是许世友司令员拿出自己看家的“家底子”向毛主席表忠心。27军前身是华东野战军的9纵,许世友是第1任9纵司令员。在当时南京军区4个野战军(12军、20军、27军、60军)中挑选27军“北上勤王”交给北京军区去抵御苏军入侵,保卫毛主席,可见许司令的忠心。
    记得当时有毛主席题词“27军要再立新功!”,成为27军北上的动员口号之一,27军自制的毛主席像章上也有这个题词。坦克9师能随27军北上,全师上下也都感到十分光荣。
    在我团战备移防动员中,有个口号记得很清楚,那就是“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保卫北京!保卫X副主席!”,简称“四保卫!”。动员口号使人热血沸腾,真是感觉到重任在肩,舍我其谁!
    后来与许多其他有过1969年战备移防经历的部队战友聊天得知,那次全军大规模战备移防也是对部队的“大考”,即考战备行动,也考政治态度。对军区级别的“封疆大吏”来说,是否拿出本军区最好、最强的部队交给“三北”一线的军区,更是政治大考。不知28军北上战备移防时福州军区的想法是什么?是拿出了区内最好、最强部队,还是给28军一个“打翻身仗”的机会?我以为不是为了“打翻身仗”,因为不是打老蒋;也可能二者兼而有之;但愿不是狭隘地为了留下更好、更强的31军备战福建沿海。
    多年以后,自己当了领导,随着职务升迁,越发感到这次跨区战备移防的军事行动十分不易,堪称完美!全团人员和全部装备共约2000人、百十辆坦克自行火炮、近200辆大小汽车,在一周左右时间的准备后连家属一起经过履带行军、装载、铁路输送、卸载、履带行军等昼夜连续远距离机动,2昼夜后在陌生地方住下并马上安札下来,前后10天,没有发生任何人员、车辆事故,不简单!

4.从安徽滁县火车站向北、向西,再向北、再向西到了山西高平

    安徽滁县在南京军区也是个驻军云集的战略重镇,火车站的装卸载能力很强。战备移防时,我团在安徽滁县火车站顶端站台装载坦克、自行火炮,在侧面站台装载人员和物资。连续装载2天,没间隔4小时发运1列军列,按先头营和团前指、第2梯队营和部分团直分队、第3梯队营和后勤分队(汽车连、修理连等)、后方梯队和部分运行物资、战备营具和物资等全团分5列即发运完毕。
    在1969年全国战备形势严峻的情况下,毋庸多言,北上干啥?谁都知道就是准备打仗。每辆坦克里不能有多余的人,就将各连多余人员连同我们这些才毕业的学员作为预备乘员集中在团修理连,分编在各班。我分在修理排3班,专修CY-76自行火炮,随修理连编在团第3列,装载后随即发车向北沿津浦线北上,大家坐在闷罐车内,车门开着,途径皖北多个城市,老兵们看着沿途曾经“支左”的地方,想法肯定比我们新兵多。而我则观察前进的方向,心里猜着目的地。
    向北,大家都没有意外,那年头都知道要和“苏修”作战,不向北方到哪里?但是到了徐州却折头向西一下子让人糊涂了,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纷纷猜测目的地到哪儿?到了郑州连部队代号都换了,由南京军区的6330部队,换为北京军区的部队代号,并再次转向北行驶,不久到了新乡又折头向西,并开始爬坡、钻洞,行车速度明显降低,火车头冒着黑烟喘着粗气“吭哧、吭哧”的,艰难爬行在太行山在晋东南方向与华北平原过渡的崇山峻岭中一个个隧道里,大家数着“1、2、3、4、5……”不知数到几,隧道也没有个完。这时,才从领导口中得知,目的地是山西省高平县。也不知何时到了高平火车站,卸载、行军,到离城约10里的1个国家棉花战备储藏仓库,紧邻坦克1营驻地邢村。
    不久,团里各单位在新驻地安顿下来,集中在修理连的预备乘员又都从修理连回到各自连队,我就回到坦克7连,搬到高平城东约5里的秦庄,在那里一住就是3年,直至自建营房后搬离。

5.在高平体验到老区人民的朴实、热情和真心拥军

    山西高平在抗战时期就建立了人民政权,原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夫人林佳楣就担任过该县县长。解放战争时期更是老解放区,随军南下干部多,尤其是在云南、四川等地,随2野12军、13军、14军等部队南下的老人很多,其中我团副政委就是高平人,是12军的老人,组建坦克9师时从南京军区机关来到师部,后提拔到我团当副政委。因此,高平地区具有良好的拥军优属的传统,县、公社、大队、小队都积极踊跃支持部队驻防。团部驻县里最好的房子,几个营在县城周边10里范围内最好的公社、大队驻扎,多数住在村里的大队部、小队部,或村里的大庙。
    我连驻在城东5里的东山(七佛山)脚下秦庄村的文庙里,原来是村里小学、大队部住,让给部队使用,一住就是近4年。进驻之前,村里已经打扫好房间,铺好了麦秸,盘好了锅灶,担满了水。也知道来的是坦克部队,进村的道路也整修过。就是没有想到预留停放坦克的地方,临时找片地平整一下给部队作停车场。每天都有村里的干部、民兵、青年积极分子在部队里帮忙,帮助干这干那,让我们体验到老区人民的热情。
    高平及其周边地区是北京军区的“小三线”,那年除了进驻部队外,还有北京疏散过来的国家印钞厂移建战备分厂、国家广播电台移建的战备台等,以及国家储备的战备棉、战备盐等设施和人员。这些单位和五湖四海的人员到来,使这个内地山区小城一下子热闹起来,走在城里的大街上,可以看出外地人和当地人来,一讲话也能够听出谁是外地人。
    山西高平是个古战场,发生过著名的“长平之战”,后来几乎没有驻扎过大部队。抗战时驻过国军,时间短人员少。日本鬼子在高平也就三、二十人。1945年解放后我军没有驻过部队,直至1969年我团进驻,一待就是18年,我团撤离高平后到现在一直也没有再驻过部队。所以,高平人对我团的印象很好、很深,看过一些高平人的博客,民间一直流传坦克团的故事,就连坦克射击场的跑道现在改为大路后还称“坦克道”,遗留下来的团部改建为职业学校在用、坦克2营营房原封不动改为寄宿制小学在用,弹药库处发现有煤开了坑口连带附近的坦克车场和车库、修理间都改建为煤矿,依然在用。3处主要营区周围村庄、各连未住营房之前所住村庄、驾驶场和射击场周围村庄等起码三、四十个村庄,以及周围几个主要厂矿、县城里的党政机关和学校与我团有过密切接触,影响很深远。

6.战备移防在部队战备建设中的重要作用

    翻看我团历史,自上世纪50年代初由华东军区装甲兵在徐州组建“坦克自行火炮第283团”以后,首驻山东,隶属26军78师;78师改为长岛守备区之后转隶26军直属,上世纪60年代初后转隶60军180师,移驻南京汤山;后转驻安徽滁县南营房,后转隶60军179师,仍驻安徽滁县南营房;1967年组建坦克第9师,改为“坦克第35团”,仍驻安徽滁县南营房。
    虽然几经转隶、移防,但都不像1969年这次移防距离远,情况紧急,人员由分散“支左”紧急收拢、紧急准备、紧急移防。所以,有了这次跨区机动战备移防,全团上下对坦克、自行火炮等主要装备的技术状态心中有数,对我团几十年战备值班单位建设成果更加自信,更加确立了我团在全师中的重要地位。
    作为个人,只要有了这次全员、全装备的远距离、跨军区的战备移防经历,以后几次大的战备行动都能从容应对。如1971年“9.13事件”部队进入一级战备、1976年毛主席逝世部队进入一级战备、1986年再次从山西高平北上移防内蒙古集宁红砂坝、几年后再次从内蒙古集宁红砂坝回撤至河北张家口柴沟堡等,以及连续10多年整团远赴内蒙古朱日和野营训练等,无论怎样的“全员拉动”、“全装出动”都应付自如,像一碟小菜样顺利完成任务。所以,我团凡是1969年以前入伍的老兵,无论谁当了他的车长、排长,他都有“从南京到北京,没见过新兵管老兵”的资本,张狂些的兵会当面“显摆”大声说,胆小些的兵也会不服气时扭头小声说,更多的是老兵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提醒那些“没数”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5-23 05:13 , Processed in 0.14235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