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0|回复: 0

《27军后代渡江行花絮之十二》

[复制链接]

171

主题

178

帖子

83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36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7-3-9 15: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十七军后代
重走父辈路
渡江战役之旅
情况通报(八)
人间正道是沧桑
--总结篇


       今天是丙申年的端午节,阳历2016年6月9日,距27军后代渡江战役之旅的发起日,2015年12月9日, 是日, 发布《渡江日主题活动宣传书》,正好整整七个月。其间, 准备工作, 做了五个多月; 合肥无为的聚会纪念活动,全程三天; 回顾总结, 至今天也做了四十八天,文字工作仍未完成, 影像后期处理也在进行, 加上等待他处的视频材料,全部文字和影像资料汇集成册, 时间仍未在定数。 好在已发布和即刻就要发布的渡江战役情况通报,分八集十二个帖子, 十余万文字和四百多幅图片, 基本内容已在其中,估计差不多可以满足大家的知情要求, 基本情况就是如此了。
    端午节的习俗要赛龙舟,中流击水, 百舸争流, 奋身竞渡, 龙腾虎跃。六十七年前的那一晚, 人民军队百万雄师在炮火轰呜中, 千帆竞发,排山倒海, 用生命与鲜血完成飞渡长江天堑, 实现中华巨龙在世界东方的龙抬头。渡江战役预备阶段始自1949年2月1日,渡江战役总前委是日在河南商丘张菜园村成立; 战役实战过程由4月20日晚三野中集团发起攻击开始, 4月21日三野东集团、二野西集团全线发起攻击,4月23日解放南京,5月3日解放杭州,5月22日解放南昌,5月27日解放上海。在此期间,第四野战军于5月14日南渡长江,16日解放汉口,17日解放武昌、汉阳。6月2日,崇明岛解放,至此,渡江战役结束。为纪念这场伟大的战役,27军后代举行重走父辈路、渡江战役之旅的纪念活动, 准备阶段提早了近两个月;实施阶段在实地实时相应三天,21日下午南下车队驶入皖南时,六十七年前本军江南追击队伍也进入该区域了; 总结阶段则在6月2日后仍在进行, 那一年27军其时已入驻上海, 担任上海警备任务, 战役的总结工作尚在进行中。27军后代们为缅怀纪念父辈, 亦步亦趋踩着步点,倾七个月全部时间心血, 也许还会有更多, 来做好这一件事,内心亦可自安了! 似乎是也该有个总结以记之,“靡不有始, 鲜克有终”,古人有训。
    可总结又该写些什么呢? 自4月22日返家后, 每天都在不停地写, 回顾回味那过去的三天,及更前面的五个多月, 每时每刻, 一幕一幕, 想着要在实际的渡江战役之旅现实基础之上,用笔尖再去表现和再建一个“文本世界”与“影像世界”的渡江战役之役, 留下个长久的纪念、和人生的一笔财富。这每一集的情况通报实际上就是分阶段的总结回顾了, 现在也许需要有一个整体的回顾和总结,整体地串起来, 来一段结束语了。
    世上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已的小宇宙,对每一件事都有他自己的看法和评价, 亘古如此, 君子和而不同, 本文所谈只是也只能是个人的一些体会和看法,以此就教于各位人士, 也对这一段时光对自己作个交待。
    这一次的渡江战役之旅来得不易,难得而难忘, 对参与其中的27子弟来说,是过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节日——渡江节, 时间流逝若干年,这个节日经历走过的, 其中的快乐温融,其中的感动感怀, 其中的激情释放, 从头至尾,每一幕每一景,点点滴滴, 还会不时地涌上心头、浮上眼帘, 可以肯定地说, 活动是成功的。
     ——历经曲折,克服困难, 大量细致的准备工作。 从去年12月9日发布《渡江日主题活动宣传书》,12月11日回函欢迎第一位报名的子弟马勇生同志起,渡江战役之旅的准备工作就全面铺开了。 实际上的酝酿准备则要更早, 早得多。2012年年末, 合肥渡江战役纪念馆正式对公众开放,家住合肥,“渡江第一船”连队的老兵冯艺翔同志就建议,27子弟可来合肥举行渡江战役纪念活动。进入2015年, 于绿化同志就不断提出,明年应举行一次纪念渡江战役的活动, 过了国庆节, 世平和我几次在绿化家中开会,已启动了筹备工作。 11月29日,在拍完了本年度最后一次寄畅园的枫叶秋景, 收起相机后,就开始起草渡江日活动的系列文稿, 按照预定程序, 按部就班地展开准备。本来,这次活动并非第一次, 有以往的经验参照, 可以有条不紊地去进行,自然世上之事, 从不会一切都如其所愿, 这很正常, 从报名阶段始就是如此。
    报名工作,正式点叫通知动员有关人士参加活动, 说白了, 就是拉人头。 如今搞聚会活动,小规模聚聚就算了, 家门口凑凑也算了; 如是大型聚会, 且是全国规模五湖四海的,除非是天上掉馅饼, 白吃白住白拿, 最好往返费用全包,还有额外各种恰挠到痒处满足从情感到精神各层次需求的有意思, 就这也得看本人有没有这个心情、这个时间、这个体力、有没有俺不待见的银。就这么提出个题目, 拿出个方案, 然后就开始动员各方人士来参加,不是说就没人来参加, 肯定会有人, 至少你自己先算个人;而是说就算最后把人都动员来了, 七七八八来了个差不多, 但这个活确实不是什么好玩开心、不让干就不爽的美差。这真是考验耐心、磨人性子, 还有, 怎么说呢, 得放下这张老脸。但凡人长岁数, 脸是更糙了, 皮却好像更薄了些, 除非为了子女,寻常事苦苦亏亏都算了, 放下老脸的事, 轻易就免了吧。 可现在轮到了你请客,上好了席没客来, 这算什么回事?没说的, 还傻站着干嘛,赶紧着出门吆喝去吧。 不能说是人就一定都不耐烦、都烦这吆喝的活, 或者有人就好这口呢,反正俺这疙瘩是还没碰着。 俺们吧, 算了, 事都过来了,也不叫苦了,干一回是一回了。 不过俺们这号也都不是什么善茬, 有福同享这福还不知在哪,有难同当倒先想到同胞了, 杀熟啊, 杀亲啊。 熟人中就先牺牲于艳霞同志了,谁叫摊上还都是79师战友呢。 河北山东战区都是艳霞在那辛苦,大鹏同志命名为铁姑娘队的, 这都是艳霞一手拉起来的队伍, 别忘了,艳霞自己的身体很不好, 本该清净调养的, 有愧啊! 亲这说的不是血缘之亲,是道缘, 师道之缘的同学之亲, 这就是北京的温荣君同志,荣巷小学的同学, 这也是俺找上的, 事到如今, 北京这隔老远的,不找同学找谁啊。 荣君同学后来总说动员来的人少了, 可不敢这么讲,没谁该谁的, 反正首都这一片都托付给荣君了,北京、石家庄这两片从参会数额说都是大头了。 其实,回头看看, 这叫苦也是在瞎叫, 呒袖啥路, 无厘头没来由。这该来的, 本来就是自己要来, 自己有这个心愿, 你顶多是告知了一声,言语了一句, 没你啥太多的事。 这不想来或想来又没来成的,也有他自己的缘故自己的理由, 也不干你多少事, 这牢骚竟也是白发的。也不是完全白发了,这也引出个正经题目, 叫聚会动员学或曰活动推广学, 有机会专门讨论一下。——有个体会,邀人参加活动, 人不来, 这很正常, 既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解释; 来了, 则是活动之幸, 所搞活动倒应给来者一个理由,一个表态和承诺。 简言之, 货销不出去, 怨不得天怨不得人,怨货不行, 再进一步, 货好也不能逼人买, 你以为你是谁,你好你自好,明月锁大江, 你俏你自俏, 清风拂山冈。 这搞活动,动员人参加, 这多样性的时代,也到时候该想想他途, 想想新路子了。倒是想到两千多年前的那一个故事:“庖丁解牛”。
    常言道,这能发出来的牢骚都不是大问题, 真正的大问题来临, 这牢骚反倒发不出来,根本不是牢骚的事了。 去年12月20日, 大问题大麻烦来了, 大危机来了,人命关天, 生死攸关, 活动的发起人于绿化同志不好了也!那两天, 我打绿化手机, 他不接, 后来终于接了,问之, 说没带手机。 再多讲几句, 终于招了,和李玉和比,神经还没坚强到那份, 说, 我住院了, 心脏病。我急急赶去, 了解了大致情况。 长话短说, 绿化这次是摊上大事了,病势汹汹,医院曾经病危通知书都发下了。 危难之中见真情, 人不能指望病人和病人亲属这时能多“每临大事有静气”,这事是没摊到自己头上;这时, 首先是姜世平同志站了出来, 成为绿化的坚强后盾和定海神针。这其中联系医院医生, 两次亲送病人去上海不说, 关键是让病人有了主见和依靠;接着, 在手术后的护理上, 艳霞,绿化这个从医的老妹起了主导作用,在上海照顾完老哥后, 艳霞返回石家庄又忙活聚会的事, 人这辛苦的。总算是种种幸运碰一块, 绿化俺们这位老战友捡回了革命的命一条。
    革命的命是活过来了,但伤病员同志得在沙家浜养好一会呢, 再建十八旅是以后的事, 要不眼下沙奶奶也不同意啊,“一日三餐九碗饭,一觉睡到日西斜”。这革命的事自然世平和俺要接过来做。 这多干活不是问题, 问题是没活要干了,这渡江的事还要不要做了。 这事才刚开头, 这倒好, 起事的主就干不了了,老天不让了! 这人强能强得过天吗, 这刚要干, 这人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没了,这还干什么干, 莫非是天意如此, 天降此兆, 以警我等,还不快歇着去。 这件事心理上的暗示作用太大。 后来这人是救过来了,否则, 心理蒙上这一大片阴影, 物伤其类, 人同此心,可能今天也不必在这说这些了。
    还是世平同志心理强大意志坚强,继续干, 就这么定! 人嘛, 眼睁着就往前走,闭上就算, 人活六十也够本了, 不够也够。 无论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 军人视死如归的气质永远是人类文明延续下去的重要保障! 这样,就在绿化在上海动手术的当天,2015年1月15日,我们同时在两条战线上作战, 绿化在手术室与病患作战; 世平和我在动车上,前往合肥去克服各种困难, 进行渡江战役之旅的战前准备工作。 自强者天助之,两条战线都取得胜利。
    从合肥回来后,我们在报名动员、会务保障、活动策划这三方面同时动起来, 春节前, 北京的27子弟聚会团拜, 荣君在会上作了动员, 给我们很大的鼓舞。接着是过大年, 暂时停摆。 为了活动前能做到情况明心中有底,过完了年即进行无为和渡江的实地考察, 考察的效果在4月21日的渡江行中体现出来了。 从年后到四月中,每一天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活动准备着忙碌着, 琐碎却一环都不能少。 脑子稍静一静,就在过电影, 将活动的每一环节、每一分镜头剧本在脑袋中过, 看看还漏了些什么、缺了些什么,也算是百端算计吧。
    俗话说得好,百密一疏, 人算不如天算, 算得了命算不了运, 算得了他人算不了自己,算来算去, 小心来小心去, 这该来的还得来。 4月15日晚,星期五, 离预定的18号出发还剩两天,俺这大意了, 出门挨了雨淋, 当时没感觉, 第二天周六起来人就晕得不行了,重感冒, 而后天就要出发了。 这把俺给悔得, 不知该说啥了,这忙乎快半年了, 转眼间事要砸锅, 这九十多人的事啊,这可乍办? 没折, 想不出招,病这急不好, 感冒有周期。 带病干, 这能干得好吗,再说俺也怕死, 更怕惹出后患肺部感染啥的, 这活动的工作量俺经过,齐活人也累半死。 事实证明, 带病工作, 成效大受影响。教训惨重啊!没办法,这么多头绪牵手里, 病好不好都得去。 那几天这日子过得,不堪回首, 每一刻想着就是快点结束, 熬过去算了。 怕反复受凉,穿得格外厚, 每天里外都出汗湿透两层, 带去一大厢子装换冼衣服,可皮腰带湿透扣带扣不住, 对付吧。 每天人昏沉沉, 晕晕乎乎脑子动不起来,最后两天人都出现幻听, 有点恐怖, 超出极限了。 跟人是没精力搭腔,工作环节有疏漏也管不了, 只剩个本能没忘, 别的什么都可以不管,这影像片子一定得给我留下来, 什么都会跑, 都会消散得无踪影,惟影像留住就留住了, 有它在俺就有翻本的那一天。 这几天吃的这苦,回来后自不会轻饶了它, 不赔我点东西出来, 是不会放它过门的。那几天俺是对不住了, 人这招呼照应不过来就随它去了, 工作上缺什么环节也不去解释了,端着个相机, 就凭本能释放快门吧, 亏得有这几年拍片的老底,也亏得现在相机卡储量大, 一张64G卡,两千多万像素的片能存两千多, 就可劲摁快门吧。 还是很遗憾, 人要是没病,脑子能转得起来, 这次真能出些作品的, 而不是这么多到此一游。知足了, 这总算是熬了过来。 要感谢世平同志, 把所有的事都自己担了起来,当孤胆英雄, 把自个也害成个哑巴, 自然还要感谢各位志愿者,无志愿者无活动; 要感谢所有参加活动的兄弟姐妹, 都是高素质人才,有历史首创性主动性, 灵机动一动, 好主意有的是, 至于热血热心热情,才气才情才思, 这些27子弟中从来不缺,活动自然精彩出彩成功圆满, 俺要做的, 就是将此悉数照收,回来再慢慢消停清理战果。
    这多事不省心的五个多月的准备期,真是好事多磨, 盼着能少点磨。
    ——活动主题突出,丰富多彩,高潮迭起, 亮点时闪, 气氛很好, 经得起回味,有意思也有意义。 本次活动有一个很好的主题: 纪念伟大的渡江战役。和国内革命战争27军参加的任何一次战役都有所不同,这是二十二年革命战争最大的一次战役, 是全国性全军性的战役, 百万雄师过大江,而27军在百万大军中拔得头筹,渡江侦察、 渡江第一船、渡长江第一, 又极具特殊性, 这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双重结合,使得这次纪念活动很值得搞, 很有可做文章处。 我们这次将工作重点放在活动策划上,抓住了两个主要环节: 一个是合肥渡江战役纪念馆, 一个是无为泥汊镇的相关人士,前者主要代表体现着渡江战役的普遍性, 后者则主要体现了27军在渡江战役中的特殊性,这普遍与特殊的结合, 是辩证哲学的精髓, 精髓吸取了, 则成功的保证自然就有了。
    合肥渡江战役纪念馆是国家级的纪念馆,能得到该馆馆方的支持、 帮助, 与其联合起来纪念渡江战役,这是最好不过的。 由于事先双方的充分与不间断的沟通, 使得纪念活动进行得很顺利,譬如4月20日早晨雨下得较大, 馆领导就和我们及时商定,准备了预案, 如果雨大了起来, 活动就放在展馆内前大厅内举行,什么都不误, 这样我们心里就有了底, 可以放心前往。 我们车队到广场后,保安及时放开拦闸, 车辆直达胜利塔下, 大大节省了时间和体力;一到胜利塔, 葛馆长早候在那, 预备好了一切, 接着有两个很好的安排:一是在总前委分馆内种桂花树, 一是免费开放4D影像厅,加之在烈士名录厅内的致敬仪式, 这使那天上午两小时的活动紧凑而丰富, 令人印象深刻,这与随意走走比, 效果完全不同。 当日下午, 纪念馆又和我们联合举办了座谈会,大家都很投入放开, 抒发思想和情感,受到了很好的教育。 会后还留下参加饺子会,气氛更融洽无间。21日, 纪念馆又全程参与了无为的渡江行,回到合肥后, 又以极高的效率将此次活动的报道发到相关媒体, 使之迅速广泛地传播开来。这次我们与纪念馆的合作, 很好地保证了活动的主流性和影响力, 是活动的成功处之一。
    无为泥汊镇是27军渡江战役的主战场之一, 能有当地同志的支持帮助,我们这些人地两生的外来人在那搞活动, 才有可能顺利安全, 并获得现场感, 找到对当时历史情景的感觉感受,留下直观的印象, 受到生动的教育。 这一次的活动, 事先联系好的叶主任,经叶主任介绍的汤书记和王德清老人, 对我们在泥汊的活动, 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没有这些当地人士, 当然我们自己也能转一转, 东看西逛,不能说就没收获, 这和有汤书记、 王老现场的详细介绍讲解,尤其王老还是历史参与者与见证者, 这完全是不相同的。 所有原来是死的、凝固不动的场景立刻就活了起来, 印象大大加深。 从泥汊出来, 我们又实际地乘船过江,登陆上当年的80师的登陆点荻港, 在荻港江边高呼老军长当年的名言:“我们已胜利踏上江南的土地!” 并高唱《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和《解放军进行曲》,真正在历史的现场体验到当年27军将士的豪情壮志, 使这次活动具有27军子弟独有的特殊性和不可替代性, 是活动的又一成功处。4月26日解放军报东部战区对这次活动的报道,就是对这种普遍性与特殊性相结合的肯定。
    抓住了上述两条主线,这次活动的骨架主干就立起来了, 大方向就有了, 但还不能仅停留在这,不能仅有干巴巴的架子和概念符号, 还要有大量丰满的血肉, 要有具体的可感的细节,要有一张一驰的节奏调节。 这次活动在节奏调节和具体细节这两方面都很注意, 使理性与感性保持了某种平衡和张力,得到了较好的结合。
    在节奏调节方面,第一天19号是松中有紧。 报到第一天,兄弟姐妹原来相识的许多是久未谋面了, 不认识的则结识了新朋友, 都很高兴快乐,这一天当然是轻松放松休息调整。 早到的同志, 兴致高的就出门去转悠了。但松中有紧, 下午三点开会, 多少是收一下。 在聚会开始,主持人一板一眼宣读了参会人士父(母) 辈的姓名、 及渡江战役时的任职单位,这时会议氛围肃穆恭敬了起来, 宣读完后, 全体站立热烈鼓掌表示对前辈的敬意,活动达到一个小高潮。 当然, 后面的合影聚餐都很轻松。
    第二天20号是紧中有松。 上午在胜利塔前举行纪念仪式,自然是很严肃的; 接着种树, 人就要活泼一些;再接着在展馆烈士名录厅向烈士致敬, 很肃穆, 看4D影像又放松了一下。 下午的座谈会严肃的成分多些,但有几位语言生动的大家在, 也不乏幽默会意; 晚上的饺子会是很好放松调节了一下。
    第三天21号是松紧相融, 恰到好处。 上午在行车路上,大客车里举行了歌唱会, 很欢乐, 进行曲为主, 主旋律明确;泥汊大街徒步行军, 纪念碑前祭拜英烈, 都是很严肃的事;江边码头听王老的课, 面对滚滚长江, 心情就舒展多了;后面渡江, 荻港高呼口号, 大合唱, 分列式敬礼,都是很豪放抒情, 到俺们这个份上, 自然都能把握,“从心所欲不逾矩”。
    活动有了节奏,既不一紧到底, 也不松驰无度, 这层次就出来了, 不单调乏味了。
    在具体细节方面,有些是用心计划安排的, 有些是即时自然发生的。 第一天的报到聚会,会务组的接待工作, 是世平和孙红立、 张惠峰、 岩平他们事先有严密分工的,并提前一天到合肥, 孙黄平提前一天到达也加入了会务组。 第二天一大早,大厅总台前, 工作台一字排开, 流水线作业, 给来宾一看就很放心省心。这里特别要提到每人一枚的27军纪念章, 这次大受欢迎,尤其中间那个八一五角星, 很好看很神气, 这就是世平设计好的。聚会时, 主持人对参会的几十位人士每一位都向大家介绍到, 在场者无一遗漏,并留下单人照, 这也是事先设计好的。 介绍完后, 有同志考虑到明天会有雨,且招待所大堂前有台阶, 建议都出去拍大合影, 这是临时动议。亏得这个动议, 留下了本次聚会相对最齐整最清楚的一张大合影。 至于那一晚的聚餐,贺汪洋同志、 黄永平同志有事晚到, 罗小兵同志上前和他们握手,介绍贺罗俩家历史上的缘份, 则完全是出自真情, 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第二天在纪念馆,临时的种树, 罗小兵同志最后一次佩戴父亲的渡江纪念章在烈士名录厅前留念,27军第三代石慧同志的出现加入, 这些细节都很感人,小石在俺们老二代的队伍中, 那些天成为亮点和留下的记忆。
    第三天的亮点就多了,由于大家都充分投入、 广泛参与, 自然从合肥到巢湖到无为,泥汊大街、 无为大堤、 烈士墓园、 泥汊老码头、江轮、 荻港江岸广场, 一路走来, 精彩纷呈,高潮迭起, 在最后的欢呼声中达到最高潮。
    坚持走群众路线,坚持每一位参会人士的充分参与, 尊重每一位成员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使这次活动的气氛很好,大家都感到很舒服。 说群众路线, 也不知道这领导说的是谁?俺们这批老群众, 里面退休前当领导的这一下还数不过来呢, 要这也算群众,估计这社会上想当这群众的得排长队呢, 一时半会还插不上队。 不过来到这地场,要享受一番为人民服务, 当当人民, 当当群众, 那也是惠而不费的,何乐而不为。 俺也想不出什么新词, 觉得还是老词亲切, 还是用群众路线,没有领导, 或者都是领导, 总之是自助式群众, 想要什么菜式,自助去取就是了。 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尊老爱幼, 俺们的活动也是如此,老同志都得到尊重, 小同志都得到爱护, 不老不小的既得到尊重又得到爱护。
    气氛,这个词有点不好界定, 但实际上处处可以感受到触摸到。 新朋老友相会,招呼热闹得忙不过来, 这是气氛; 围坐一桌, 怀旧论新,高调轻语, 这是气氛; 被推到众人前介绍, 大家热烈鼓掌,这是气氛; 人人当炊事员, 挤在一起包饺子吃饺子这是气氛;站在烈土墙前, 肃然起敬, 这是气氛; 排成整齐队列,喊队列号子, 这是气氛; 挥舞红旗, 高唱国歌、解放军进行曲, 这还是气氛。 在这气氛中, 人返朴归真,回归童心; 在这气氛中, 人受到感染感动, 触及情怀,心灵受到净化, 精神得到升华。 渡江战役之旅, 真是一次心灵之旅,精神之旅, 理想之旅!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六十七年前, 我们的父辈浴血奋战,用生命来实现这人间正道; 如今, 我们重走父辈路,循着人间正道, 完成渡江战役之旅, 我们深深地体会到:
     ——不要忘了革命的根本宗旨,不要丢弃对人生理想、 对生命意义的不懈追求, 革命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是我们的旗帜。事业如此, 人生如此, 具体到一次聚会活动亦如此。要 搞好一次活动, 一定不要忘了聚到这来干什么这个根本问题,不要忘了对根本意义的追求。 一切的无聊猥琐只会废去人生毁去生命。 时空流转,不舍昼夜, 真理恒在, 人类对真善美的追求恒在!
     ——纪念前辈的聚会活动,一定要把着眼点放在把活动本身准备好, 要使活动本身有内容有意义。
     ——要坚信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相信群众, 依靠群众,正确处理个人与群众的关系, 尊重每一位同志, 使每一位同志都能充分参与到活动中来。
     ——人类一切进步事业都要代代相传,持久努力, 我们传承纪念前辈的革命事业革命传统, 更要薪火相传,一代一代地交接棒。 自然规律摆在那, 我们也应该把工作重点放在第三第四代身上了,这接力棒能否传得下去, 将成为老二代此类活动是否成功是否有意义的重要标准。 试想,如果连自己的孩子都感动不了带动不了, 又遑论他人!
    还可往下列举,言不尽意, 留待往后吧。
    在渡江战役之旅情况通报结束之际,再次对所有参加这次活动的同志表示真诚的感谢! 我们下次再见! 这九十五位同志是:
    北京:罗小兵,鲁红军,王曙光,邵文海,温荣君,柳嘉会,邵丽光,邵丽明,温清,牟苏霞,李涛,姜辉丽,蔡英杰,唐小华,邹常茂,王凯文,周小力, 肖静,杨君香,李锡田
    天津:何津洪
    石家庄:于艳霞,闫军英,杨志军, 马勇,李健, 张颖, 孙丽华,李梅,梁伟,
徐宏,黄素玲, 程锡荣,杨学清,林宏强,于波,王勇, 黄文嫔
    无锡:孙红立,邢茵莉,谢伟,  潘锡娟,尚燕翎,董奇,徐云国, 肖海文, 唐绪敏,张惠峰,  邹建华,邹远征,孟庆荣,姜萍,姜世平,姜岩平,于绿化,吴艳筠,周小旗,张玮,杨少玲,张瑗,张玲
    南京:张战平,林宁,肖青,罗林娜, 李卫,李爱林, 耿卫东, 钟效平
    常州:陈伟
    徐州:梁萍
    上海:梁恒力,刘爱莲,刘小剑
    山东:孙黄平,程艳军,程文军,王剑平,李敬民,高萍
    黑龙江齐齐哈尔:刘苏献
    吉林延吉:陶永波
    杭州:韩炯
    武汉:朱健健, 王鲁江
    福州:贺汪洋,黄永平
    广东广州:梁南征
    广东深圳:马勇生
    安徽:冯艺翔,陈慧琳,陈玲,邱莎莎,  粱恒青,石慧

    附记,这八集十余万字, 四百多张照片的情况通报是对本次渡江战役之旅的记录, 也是个人回家身体有所恢复后,在文字叙述中再次重走了一遍渡江战役之旅, 感触颇多, 收获亦丰。 为不使记忆淡化,亦使影像的内容意义得以阐释, 自然先完成文稿, 而照片之善者亦随之悉数荟集于此,似可一观。 全部文稿与影像的校订编辑与后期处理尚需时日, 进度将通过本网告知。谢谢大家这一个多月来的鼓励支持, 谢谢了!


       1、2015年11月29日,最后一次拍摄乙未年寄畅园秋景, 该年晚秋, 云天与秋叶皆不如人意,倒是成全园子清静落拓, 不似往年喧嚣浮乱。 当日拍完回家, 收拾起相机,票友翻作军中汉, 从此七旬不见归。






       2、 2014年,甲午年寄畅清秋。 红叶树飘风起后, 闲观叶落地,静坐一树秋。惟静生慧,能观自在:百代春秋,片石千寻,廓落脱略,遥瞻关月,江南八荒,了然知性。 石兄,不曾谋面也久矣!


    3、“ 柳营春试马,虎帐夜谈兵。”还是且回营帐中来。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稼轩真豪杰,词意豪壮, 只是末三句略变变, 可用在俺这场: 了却子弟家园事,何计生前身后名。 可喜白发在——尚未成郭冬临也!
    再瞧瞧合肥陆院营帐,在此试马谈兵、看剑点将, 亦有几番梦回矣。


    4、 渡江先遣小分队, 已探明情况, 发出信号弹,只待主力前来。 清晨的阳光射进大厅, 会务组早已进入工作状态,那一天春风和熙, 大厅里充满着春天的故事。


   5、 我们的渡江第一船抵达会场, 早晨阳光的光线使人有点象紫铜色的雕像,有快两个月没见了, 这每一位还能对得上号吗。


       6、 第二梯队到达了, 报到流水线一片繁忙,签到, 收账, 发饭卡、胸牌、日程表,那是个忙碌而兴奋的上午。


       7、 嘉会这乐地, 勇生兄说俺们现在到了见人笑咪咪的时候了,笑咪咪, 笑嘻嘻, 笑哈哈, 笑花了脸,都是有笑的人生。


       8、 爱摄影的曙光兄这次是轻装步兵, 没带重装备来,想开了, 别那么累着自己, 何况现在的轻武器性能优良,也够使了, 人轻松多了。


       9、 钟效保、 钟效平两兄弟。 这次能遇到当年的钟教员是意外惊喜,青年时见过, 然后一隔四十多年而跃入老年, 总是使人感慨, 虽须发苍然,却见证过彼此曾经韶华, 时光就是这么流淌过来的。


      10、 青少年时未曾见过, 即使遇见过没记性等于没见过,一见到这两位老大哥即是今日模样, 似乎从来如此。 当然完全不是这样,那是六十好几年的路要走过的, 经过了这么些年, 少时的玩伴终于又坐到了一起,昔日旧事就是最好的佐餐美味, 汩汩而来。


      11、 观众生相, 未必仅限于“一,二, 三, 茄子”后, 大合影站队前一刻,是消灭快门的好时候。 这时候的列位, 尚未套上面罩, 最自然生动,有一说一,如细心观察, 可看点、可观处颇有。


      12、 这一位老同学, 情形和健健大哥相似,属于小时没记过, 一见到就如此的状况, 就算看到少时照片,恐也对记忆无助多少。 这倒也没什么关系, 有朋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任何年龄段都是如此, 这张片子荣君拍得还是挺好的。


      13、 潘丽丽交代下来,“ 要把我拍得好好的”,也不知达到要求否。 去大门外面拍, 是因为那个时辰,云天可观, 可相机宽容度所限, 只能妥协至此, 如将天空云朵表现出来,人就全暗了, 现在半明半暗, 似也还说得过去。


       14、20日上午在胜利塔前巢湖之畔测光随便来了张,不成片子, 不过多少再现了一些当时的氛围感觉: 空气湿蒙蒙的有湖水的气息,视野开阔不受限, 从城里出来的人, 马上要有场大活动,都充满欣喜兴奋, 一边随意走的, 急的就先在湖边开拍了。人在水天之际, 心情总是要舒畅些。


      15、 一张很喜感的片子, 而且是这好几十号人,很珍稀。 当时这笑场一发生, 人在局中有些急, 惶惶然不知所措。回头细细看过去, 一个接一个地看, 自己都禁不住笑出声来,怎么这么开心啊。 这张玲都笑得头栽倒在潘丽丽的肩上了, 韩炯仰天大笑,快笑岔了, 这笑声现在都能听得见, 最后面的董奇也在哈哈笑,平常不善笑的绿化也开心得很, 连他夫人平常很静的也笑得侧身和人说道, 老姐经利也扭过头来控制不住,最右边平时都是拍正规照的艺翔也乐了起来, 真是开心人遇上开心事, 真是乐死人,真是乐死人! 当时作人口年龄统计, 数据肯定不准, 低于真实岁数不止一个十年。是不是如今人的笑点都变低了啊,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 估计是到了胜利塔前,革命胜利了, 不笑而何! 革命嘛, 就是让自己笑让人民笑让天下笑,普天同笑庆解放。


      16、 春雨潇潇, 世平为宣读致敬辞的贺汪洋同志撑起了伞,姜萍姐也过来为旗手王剑平同志撑起了伞。 两位游人也驻足观看。


       17、 雨渐渐大起来, 落在地上, 蒸腾起一片雾汽。风雨送春归, 汪洋大姐在风雨中代表27军后代,表达对革命前辈的一片敬意, 人间春雨足, 归意带风雷, 云天之际的前辈英灵一定是感应到了。


      18、 中国国家正式礼仪采用的乐曲,也是做为向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献花篮时的奏乐《献花曲》响起,在庄严深情的乐曲声中, 程艳军、 程文军同志顶风冒雨,向革命前辈敬献花篮。


       19、 影友在雨中拍摄时的防护措施。 如果不是雨太大,危及人身与设备安全, 中雨以下的雨景, 都是影友们出片子的拍摄良机。


       20、 胜利塔广场和荻港江边广场, 地隔两处,激昂感奋的心情是相通的, 与情感相关, 与气候无关。


       21、 当纪念馆的小战士一说出她爷爷也是27军的,老同志们都停下脚步注视, 面现欣喜之色, 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革命要有接班人啊, 这又有一位。


       22、 转眼间, 小石同志就佩上了一枚爷爷所在部队27军的纪念章, 火线归队了。 在植树的院子里,与众多27军的叔婶辈合影, 老同志欢迎小同志归队,场面热烈而温馨。 这一张, 老部队老团长的第二代曙光叔与本军的第三代小石的合影最为灿烂。


    23、 趁雨小, 大家招呼着赶紧在总前委塑像前合影。雨中一切都清新, 地面的倒影也好看。


       24、 按条令要求, 首长进出门岗, 卫兵应向首长敬礼,首长应还礼。 纪念馆接待27军老军人们的礼节很隆重,卫兵肃立进口之侧, 向老军人行标准军礼, 老军人的回礼也很标准。


      25、 姜萍同志这张相照得很有感觉, 就在她左手这一栏,片中可看到的就有七位27军的烈士, 还有一位黄县老家的烈士,是30军的。 和烈士们站在一起,自然会受到触动, 和这些年轻生命的牺牲相比, 和牺牲所具有的重如泰山的意义相比,尘世间的鸡虫得失都是浮云。 在感怀感念中, 心灵被净化, 精神被升华!


      26、 这是个气氛很好充满正能量的座谈会, 罗小兵同志的精彩发言,引起会场的阵阵掌声。 老同志们难得聚一次, 要话旧道友情,更要交流思想, 抒发豪情壮志, 语重心长地谈谈肺腑之言。以后的聚会, 哪怕是较小规模的一桌之人, 可能的话, 每个人都正式地出来说一说,可以设定个题目, 先有个轮流发言, 再自由交流, 可以谈谈刚过去的经历,也可以谈谈思想感受, 还是群言堂比较好, 有效率, 也有所收获。


      27、 饺子会这和面是个体力活, 几位胶东大汉在干这活,还有位妇女同志。 阳光快乐说只有南方来的银才会想出这个点子, 意思是包饺子对山东人来说太普通不是个事。其实光包饺子在南方也不是个事, 主要是要弄些下酒菜, 哈酒的银默办法。对不哈酒的, 确实就包个饺子就足够了, 银上岁数了, 能省点事就省点事。


      28、 人各有志, 一日军人, 终身军魂。一回到队列中, 昔日我是一个兵的状态和感觉就复苏了。


       29、“ 铁流两万五千里,直向着一个坚定的方向!苦斗十年锻炼成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一旦强虏寇边疆,慷慨悲歌上战场。首战平型关,威名天下扬。游击战,敌后方,铲除伪政权;游击战,敌后方,坚持反扫荡。钢刀插在敌胸膛。巍巍长白山,滔滔鸭绿江,誓复失地逐强梁。争民族独立,求人类解放,这神圣的重大责任,都担在我们双肩。
   “光荣北伐武昌城下,血染着我们的姓名。孤军奋斗罗霄山上,继承了先烈的殊勋。千百次抗争,风雪饥寒。千万里转战,穷山野营。获得丰富的斗争经验,锻炼艰苦的牺牲精神。为了社会幸福,为了民族生存,一贯坚持我们的斗争!……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由长征和陕北老红军、胶东人民武装、 八路军主力部队、 江东新四军组成发展而来的华野九纵和27军, 战功赫赫, 所向披靡。他们的后代遍布五湖四海, 为人民为时代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现在他们昂首阔步,沿着父辈的足迹, 行进在当年的渡江战役的战场上。


    30、 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七律·到韶山》
    毛主席1959年6月重回故乡韶山,写了这首诗。主席在这首诗的题记中特别写道:“一九五九年六月二十五日到韶山。离别这个地方已有三十二周年了。”抚今追昔,百感交集。
    如今,27军的第三代来到了渡江烈士纪念碑前, 祭拜祖辈英烈, 英烈回眸应笑慰,革命自有后来人!


    31、 自1951年无为县人民政府修建墓地起,泥汊镇当地的乡亲们, 每逢清明、冬至, 都会自发前来祭扫墓地,缅怀英烈, 六十多年来从未间断, 爷爷走了, 传给儿子,儿子走了, 传给孙子, 就这样代代相传, 香火延绵至今,并且还会传递下去。
    泥汊老街汤先明书记是其中一代人,半生守护着烈士, 并将传至后代。


      32、 住在江边、 喝了八十三年长江水的王德清老人,当年亲身参加和见证了大军过江的伟大战役, 有几十上百万这样的江边人民群众用他们的双肩、 双手乃至身家性命将解放军百万大军送过了长江天堑,后来, 又不断传扬着大军过江的故事, 向后代进行革命传统的教育。人民万岁! 向英雄的人民致敬! 不忘人民第一功!“ 靠人民,支援永不忘, 他是重生亲父母, 我是斗争好儿郎。”


       33、 军民一家鱼水情, 互相搀扶战友情。大家互相搀扶,簇拥着支前老人拍下这张难忘的合影。


      34、 有的人讲话不多, 大家却都记住了他。来自吉林延吉的陶永波同志, 一路行来跟着队伍走, 没留下多少话语,但大家不会忘记这位沉默寡言却有着浓郁的红色情结纯朴的兄弟。


      35、 渡江登上南岸, 在发起最后的总攻前,柳指挥在集结地进行再一次的战前动员。


      36、 这张逆光照的看点是, 曙光兄踩着小天鹅的芭蕾舞姿,拍摄着台前的合唱队。


     37、 罗大哥承袭乃父家风, 是有文艺天赋的,惜乎时不我与, 这次不能充分施展。 如时间及各方面准备充分,是可以好好领略一番罗大哥艺术家的风采, 又何止罗大哥一人。


    38、 全身披挂, 正在审时度势、 深思熟虑的前线指挥员同志。嘉会此刻的形象和老版电影《林海雪原》出演杨子荣的王润身有些相像。


          39、 罗大哥此刻真是笑容可掬, 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40、一看这个节奏步点、手势就知是《解放军进行曲》的起步, 向前,向前, 向前。 让人不禁想起六十年代经典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里的老连长鲁大成指挥全连唱《解放军进行曲》,一开头打拍子有趣手势的情形。


    41、 和上一集第60张片子相似,又一张很强悍的片子。 这就是快速抓拍、 定格瞬间的妙用,都是纪实新闻摄影, 所拍却未必所见, 所见也未必所是。当然, 健健大哥、 鲁江大姐内心世界性格特征是很强,却不是图片易误导的那种悍戾, 而是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坚强。


    42、 夫妻双双来高呼。 这张片子可以拍特写以加强效果,这拍全景拍整体却也更还原真实更令人印象深刻。


    43、 这张片子的有趣在右边温荣君那跨进来的半个身子, 有似话剧舞台从边幕刚跨进舞台的那种效果,摄影画面确与话剧舞台效果有相通之处。


    44、 蔡英杰向舞台下所有看演出的观众敬礼谢幕。 英杰这位老同学属于从小看大那一类型,小时候是一寸小照, 随着成长, 两寸、 四寸、八寸、一尺……, 不断放大,但断不会让发小故友认错了人。 眼看着小娃娃到小青年, 到大汉子,到好同志, 终到老同志。 一代人啊,27军老二代, 建国后开国黄金年代出生的一代人啊,中华五千年, 近代百多年, 数不过来多少代人中的一代,却又是非常独特不可能百分百复制的一代, 重走父辈路, 相聚渡江日。


    45、 准备了好吗?时刻准备着,我们都是共产儿童团。将来的主人必定是我们,滴滴答滴答滴滴答滴答。小兄弟们啊,小姐妹们啊,我们的将来是无限好呀!牵起手前进,时刻准备着,滴滴答滴答滴。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爱祖国,爱人民,鲜艳的红领巾飘扬在前胸。不怕困难,不怕敌人,顽强学习,坚决斗争,向着胜利勇敢前进,向着胜利勇敢前进前进,向着胜利勇敢前进,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这一代人也曾经青春过,童年过, 纯真过, 且仍然青春, 仍然童年,仍然纯真, 赤子之心依然! 他们不是什么这个零后那个零后,他们决不会归零并甘于在零数后再当个后, 他们有自已的称呼: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无比骄傲, 无比自豪! 多少个零加零后, 依然青春,依然童年, 依然纯真: 准备了好吗?时刻准备着,我们都是共产儿童团。
    这其中的一群,是南京卫岗小学1961年毕业的第12届毕业生, 他们在夏日的草地上留下了自己少年的身影。这其中, 我认识和知道的有: 梁恒青, 朱健健,王鲁江, 姜兖利, 涂建丽。


           46 、 放大照, 第三排左三: 梁恒青;第四排左五: 王鲁江。


    47、 放大照, 第三排右一: 涂建丽;第四排右二: 姜兖利; 第六排右四: 朱健健。


48、 朱健健半身照。


    49、 梁恒青、 王鲁江、 朱健健这三位老同学又紧挨着站到了一起,这已是五十五年之后。 五十五个春秋, 一个时代, 甚或不止一个时代。以他们小学毕业的1961年为界, 前五十五年,中国由旧民主主义革命时代到新民主主义革命时代, 再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代, 经历了满清王朝到中华民国,再到中华人民共和国。 那一个五十五前的1906年,图片中所有人士的父辈都尚未出生, 年岁最长的钟国楚军长和梁辑卿政委尚得待六年才到来世上, 胶东子弟兵部队出来的所有开国将军中,唯有华野九纵首任司令员许世友那时刚出生, 许司令出生于1905年,比他更早一年出生的是未参加评衔授衔的27军首任副军长兼参谋长贺敏学,贺老出生于1904年。1906年的中国, 光绪皇帝还在位, 是光绪三十二年。1911年, 辛亥革命;1919年, 五四运动;1921年, 中国共产党成立;1927年, 八一南昌起义,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创建;1949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此时,这三位同学已来到世上。 在南京卫岗小学他们度过了幸福灿烂的童年。 此后至今的五十五年,他们及他们所代表的一代人经历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伟大时代, 他们及这一代人把自己的人生贡献给了这个时代,已无愧于时代, 无愧于父辈, 无愧于祖国和人民!
    人类历史人类文明如滔滔江水,奔腾不息, 滚滚向前, 每一代人将生命贡献其中,将历史一步步推向前进, 人生因此而获得意义, 因此而融入永恒,今夜星光灿烂, 繁星点点, 那儿, 有我们的生命点燃的光和热!
    渡江,渡江, 向前, 向前! 一步一步,一人一人, 一代一代, 生生不息, 生命之花,漫天飞舞, 灿烂辉煌!
( 全文完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5-23 05:10 , Processed in 0.199401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